無憂雅思網_雅思預測_雅思機經_雅思考試_雅思資料下載_雅思名師_雅思考試時間

中國留學生命喪大麻交易 回看美國夢幻滅之路


參考消息網1月28日報道 美媒稱,2016年9月底的一個中午,23歲的美國雪城大學中國男生袁曉鵬在紐約州雪城市東部一個荒涼的居民區進行大麻交易時被買家槍殺,如今案發一年有余,袁曉鵬的離去給家人、朋友和警方留下不解之謎:這個人緣極好、積極陽光、孝順家人的中國學生,如何陷入非法大麻交易中?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1月24日報道稱,袁曉鵬的經歷體現了每年幾十萬赴美中國留學生在當地可能遇到的錯綜復雜的機遇、誘惑和陷阱。

初到異國他鄉

每年秋季,擁有兩萬多名學生的雪城大學都會迎來上千名像袁曉鵬一樣的中國學生,和其他人一樣,袁曉鵬來到美國追求教育和夢想,對未來充滿希望。他的專業是數學,想當一個商人——這個志愿在中國學生中并不少見,袁曉鵬心目中的商人是那種能呼風喚雨的大亨。

在雪城的第一年,袁曉鵬曾想過創辦一個二手教科書交易平臺,也考慮過開一家針對大學生的搬家公司,還一度想在雪城市中心開一家夜店,甚至還研究起美國的房地產投資基金,計劃和朋友們融資投資房地產。但他最靠譜、持續最久的創業點子是和好友約翰·巴克爾一起開一家貿易公司,從中國出口鎂到雪城。來自雪城本地的巴克爾說:“他總是在想賺錢的法子,每隔一天都有一個新想法,他想成為老板,當老大。”

報道稱,在美國各地的校園里,中國留學生常常被看作一個內向的、互相抱團的群體。相比之下,袁曉鵬顯得與眾不同,他是一名社交達人,性格陽光,努力跟各個國家的同學打成一片。所有被訪者對袁曉鵬的第一印象都是他的笑容,他像一個明星,不論中國還是美國學生都喜歡圍在他的身邊。

但在袁曉鵬極其成功的社交生活背后,是他對學業進度的無奈。他在2015年離開了學校半年,當時他受到校方違紀處分。2015年7月,袁曉鵬在微博上發布一張自拍,并寫道:“這些天在北京我終于知道了自己到底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樣子……我的心很野,不滿足平庸,我想要的遠遠不止現在的這些。為了四年后的目標,我會很努力。”

袁曉鵬心中對未來的具體構想不得而知,但據他的室友曾同學說,他想早點賺錢,給家里省開銷;而巴克爾說,他一直夢想擁有一臺蘭博基尼。

賣大麻賺快錢

2016年夏天開始,袁曉鵬一邊上著暑期班,一邊給其他暑假留校的學生和運動員賣大麻。

報道稱,盡管消遣型的大麻使用在美國的個別州已經合法,但在紐約州非藥用的大麻依然違法。不過,在雪城大學兄弟會和體育文化盛行,學生使用大麻很常見。

袁曉鵬的上家是一名雪城大學的前橄欖球隊員泰勒·欣迪,這名隊員去年8月在法庭上為袁曉鵬作證,以換取免罪。他從2016年1月份開始大麻交易,從加州進貨,2016年5月第一次接觸袁曉鵬。之后幾個月,他一共賣給曉鵬幾千美金的大麻,并從每磅銷售中賺取500到600美金的差價,袁曉鵬曾在某次交易中一次性給他的銀行賬號匯款5750美金。

袁曉鵬曾跟幾個中國朋友透露了他的大麻交易,并且說這不是長久之計,只是畢業前用來賺零花錢的法子。據曾同學說,朋友們警告他賣大麻的危險,吸毒在中國依然是受大眾譴責的違法行為,因此盡管美國校園里大麻文化暢行,中國留學生卻大多避諱毒品,在雪城大學的中國學生圈里用大麻的也不多。但朋友們沒能勸住袁曉鵬,他喜歡在學校里開著科邁羅逛,認識新的朋友,順便賣大麻賺錢。他說,做這個買賣只是為了給朋友們幫忙。

巴克爾說,袁曉鵬自己一直很少抽大麻,當開始賣大麻以后就完全不抽了,說大麻會“分心”。他專注在生意上,認認真真地記錄下每一筆交易,包括成本和利潤。一直關注著袁曉鵬的大麻交易的巴克爾反復提醒他:只跟學生做生意,遠離本地人。

命喪見面交易

報道稱,雪城大學古老而美麗的校園跟它所處的城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雪城是紐約州北部的一個后工業城市,隨著近幾十年來工業的衰落,雪城的經濟也不如從前,尤其受到槍支毒品泛濫的困擾。

離雪城大學東邊五公里處的市郊,有一個叫做斯普林菲爾德花園的社區,治安較差。在那里,和袁曉鵬同一年出生的非裔卡梅倫·伊薩克聽說了雪城大學里一名中國學生開著科邁羅兜售大麻的消息。伊薩克在當地有販毒和玩說唱的歷史,還曾有過非法持槍的犯罪記錄。幾天后,伊薩克從另一個毒販處要到了袁曉鵬的手機號碼,開始陸續從袁曉鵬那里購買大麻。

根據警方檔案顯示,2016年9月30日,袁曉鵬和伊薩克約好在斯普林菲爾德花園的停車場碰頭,伊薩克以5400美金購買袁曉鵬兩磅大麻,然而伊薩克并沒有帶來說好的現金,而是帶了一把左輪手槍——伊薩克搶劫了袁曉鵬的大麻并向他開槍,然后竄上了一旁等待的轎車,司機是他20歲的侄子米切爾,兩人迅速逃離現場。

一個半月以后,雪城所在的奧農多加縣警方逮捕了伊薩克,并控告他一級謀殺。通過袁曉鵬胸口文身上的母親的生日,警方解鎖了袁曉鵬的手機,獲取了他與伊薩克的聊天記錄。

“這是一個低檔次的大麻交易,”負責調查此案的警探勞倫·柯林斯表示,“他是一個好孩子,可惜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皮蓬(譯自袁曉鵬英語名Pippen)的不幸來源于他缺少美國人的常識,不像我這樣本土長大的人,”巴克爾說,“他那么愿意去相信別人,以至于讓自己受到傷害。”

國內輿論爭端

槍發后數日,袁曉鵬的新聞傳到國內,在網絡上掀起軒然大波。幾家國內主流媒體在標題中用上“紐約州一中國留學生遭槍殺,傳為北京富二代”、“傳與非裔毒販爭執”等字眼,瞬間激起網民對袁曉鵬和他家人的譴責和謾罵。但袁曉鵬并不是所謂的“北京富二代”,盡管后來許多關于他的事實得到澄清,但袁曉鵬本人與媒體所塑造的形象非常不同。和大多數中國學生不一樣,他是罕見地在中美文化中都能如魚得水的人。

“他超越了文化、國家和群體,”巴克爾評價稱,“他的離開給學校的中國學生群體帶來巨大的創傷。”

2017年9月25日,奧農多加法庭法官宣布,伊薩克將獲終身監禁不得保釋,米切爾被判處15年監禁。袁曉鵬的家人沒到判決現場,但地方檢察官朗讀了家人致法庭的一封信的節選,并轉達了他們希望法官以最高刑罰判決兇手的請求。

而袁曉鵬大學里的朋友們沒有人出席終審判決,他們大都已經畢業,離開雪城,前往紐約、洛杉磯、上海、北京等世界各處,開始人生下個篇章。
777奇米影视